说话间,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了这位少年的身上。看杨易还是一副稚嫩的模样,而且穿扮的吊儿郎当的,纷纷露出轻视的神色。老教授就更是不客气了,直接骂道:“你什么东西,这是你随便试的东西吗!”

  杨易说话谦逊,可能是被老教授误会了,旁边的钱明华圆场道:“教授,这位是文物修复的专家,名叫杨易,相信他一定有办法的。”

  老教授打量着钱明华,看着稍微成熟一些,不过也没什么好印象,气呵呵的数落道:“什么专家?书还没念全呢,有什么资格称为专家!”

  钱明华谦和的解释道:“教授您误会了,我亲眼看他修复过很多文物,虽然年纪不大,确实有真才实学。”

  老教授对于年轻人存有极大的偏见,毫不客气的说道:“那是江湖把戏。这是考古!考古!!”

  “教授,可是您要是再犹豫下去,这文字可就真保不住了。”身边也有助手开始劝道。

  老教授很为难,他一方面极想把这些竹简完好的清理出来,而另一方面,他又信不过他人也信不过自己,事情就僵在这儿了。他埋怨道:“都是你们这帮年轻人思想太浮躁,不进取,平时太放松,对待学术问题不严谨,才造成现在后继无人的局面。”

  钱明华依旧举荐道:“这位年轻人一定可以的,让他试试吧。”

  酷匠?网k首L发$0Q

  “不行!”

  钱明华很无奈,长出了一口气,苦口婆心的劝道:“考古工作者就最重要的能力就是临时做出决断,何不相信他一次呢。”

  “那可是连山易!”老教授气的颤抖着手臂,指着淤泥连点了几下。

  “正因为它是连山易,我们才必须果断的做出判断!”杨易极为淡然的说,脸上挂着坚定与认真的神情。教授哑然了,没有反对也没有同意。在场的人都愣住了,一脸茫然,不知所措。这个时候,钱明华向杨易点头示意。杨易顿了顿,捏紧一把汗,缓缓地带上了橡胶手套,拿起了泥土分离剂的小喷壶,吩咐两名教授的学生蹲在自己的跟前,拿着一块方形盘子,里面搭了一块平整的塑料布,然后一点一点的小心的分离着泥土,再把破碎的竹条一块一块的摆在盘子上面的塑料布上。

  竹条泡的如同木浆一样,上面的字迹几乎已经分辨不清了,不过能将其全部取出来,说不定还有修复的可能。

  因此清理的这项工作至关重要,杨易身边伴着媒体,每一个举动都在万众瞩目下进行,稍微有些差池,就将会成为千古罪人。

  杨易脑门上不觉中,挂满了雨点大的汗珠,一直在额头上打转。每当取出一小块竹块的时候,杨易就赶紧拿袖子擦一遍满额头的汗。一旁的老教授屏着呼吸,看杨易做的每一个动作,在他的眼里都被无限的放大,稍有不对,恐怕都能把老教授惊过去。

  谁也没敢说话,认真的看着。杨易浑身如洗,前面的几根刘海被汗水浸湿,如同刚洗过头一样。

  在慢长的清理过程中,表面的淤泥已被清理干净,更深层的竹简的破损程度就相对来说要轻一些,接下来的工作只要按部就班的进行就没问题了,所以剩余的工作就由老教授的学生以及助手来清理就好了。杨易松了口气,往后退了几步,一旁的钱莹韫欣然的为杨易竖起了大拇指,微笑着表示肯定。

  杨易卸掉了极大的压力,缓缓地走出了考古现场,一出来就瘫软的坐在地上,呼吸着新鲜的空气。山里的气息清澈,加上雨水翻起的泥土味道,顿时令人释放了无限的压力。

  紧接着,三哥带着几名记者跑了出来,对杨易进行采访。

  “请问在当时的那种压力下,你是如何毅然决然的做出的决定呢?”

  “在清理的过程中你的心情是怎样的?”

  “对于出土文物可能是连山易你有什么看法?”

  他们一口气问了好多问题,杨易就不一一进行回复了,自说自话道:“我们国家是一个拥有五千年历史的国家,正是有了这些珍贵的文物,才使我们一步一步的走来的足迹越来越清晰。我觉得我们当代的民众,不仅要知道我们要走向何处,更要知道自己是从何而来。”

  “您的这番话富有深刻含义,这就是我们考古的意义所在吧。”

  三哥搭着杨易的肩旁,极为兴奋的说道:“嚯,四哥!这下在全国人民面前都露脸了啊!可以啊,嘿嘿嘿。”

  几位不明所以的记者对着三哥问道:“请问,您也是考古人员吗?”

  三哥竟然有点害羞,忽而严肃了几分,认真的说道:“是!我们在直播间里修文物,后来听说这里有墓,而且是困难重重,我们当仁不让,就过来了。”

  三哥义正言辞的态度被媒体采访了好久,杨易松了口气,继续回到了考古现场。

  回到了刚才那里,看看清理的怎么样了。有几位工作人员见到杨易,赞叹的说:“多亏了你,这项工作顺利的进行下去了。”

  “应该做的,嘿嘿~”杨易怪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。

  老教授一脸宠溺的看着杨易,想说什么却又无从开口,杨易想,老教授估计是放不下架子,便谦虚的走过去,说道:“教授,文物是每个国民都应当要保护的义务,而且要让我们这些年轻人充分的投入进来,这样考古事业才会继承,发扬下去。”

  “后生可畏啊,是我小瞧了你们这帮年轻人了。”老教授满脸欣慰的说着。

  “放心吧,有我们这样的年轻人在,您可以安心的等待成果了。”杨易笑着说,转而问道:“对了,这个墓是怎么发现的?”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书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