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小伙子就在里面是吧。”

  听到外面有人打问,杨易忽然惊醒,张开眼睛的时候,看到了一位风烛老人,脸上却笑的像个孩子似的,步履蹒跚缓缓向自己走近。他走的很慢,可是心很急,见杨易醒了,笑着说道:“小同志你叫杨易是吧。”

  “对!我叫杨易。您是冯教授是吧,您怎么过来了?”杨易受宠若惊的问着。

  “小杨同志,我听他们说你刚才在现场昏过去了。年轻人也不能太拼,要注意身体。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呐。”教授关心地说道。

  说来惭愧,才刚来了一上午就昏了过去,其实与工作无关,也不干乎于劳累,完全是突发原因吧。

  杨易的头疼稍微好了些,吃力的坐起身子。看老教授站的挺吃力的,赶忙让教授先坐在旁边的病床上。

  “没关系的,你是病号,就不要太过于客气了。我来呢,是想和你聊聊连山易!”

  “连山易?”杨易惊异的说着。

  老教授笑着感慨道:“没错,恐怕你们年轻人早已淡忘了,这本自上古时期就已经出现的经典。”

  “教授,这个我略有耳闻,相传为上古创立,夏朝成书,而后失传,与归藏,周易并称三易。”杨易说着。老教授欣慰的称赞道:“只可惜这部通晓天地山川的经典,到了我们现在,只剩下这只言片语,到未来或许真的要成为传说了。”

  杨易不明白老教授是什么意思,打问道:“上午发现的竹简不是说可能就是连山易吗?”

  “我要说的正是这件事,在我详尽的观察中,我发现它可能确实是连山易。”每当说到连山易的时候,老教授便显得异常激动。他说道:“我自小研究易学,风水,相术,奇门学说,到如今虽然有所见解,但我自知我所了解的不过是易学的凤毛麟角罢了,不足为道。而连山作为第一部出现的易学著作,一定富含着更深的哲理与奥秘,要么怎会老天隐藏呢?随后,先秦和两汉时期的很多经典中都提到了连山。甚至在《新论正经》记载中说道,《连山》藏于兰台,《归藏》藏于太卜。作者桓谭是东汉人,其言之凿凿,所以很有可能他是看过这两部典籍的。”

  杨易的头脑一阵馄饨,哪能听的进去,急忙打断道:“教授,我打断一下,连山应该是秦末汉初时就失传了,那他们后来看到的说不定都是伪作呢。”

  老教授嘿嘿一笑,更为欣然的说道:“研究的意义就在于这里,汉初时期的连山虽是伪作,但是由于年代相近,著作中定然有其本来的东西,可以通过分析判断将其中的本有的东西提炼出来。”

  杨易想:这项工作可就是大工程了,恐怕有人终其一生才能研究出这里的一点门道,而且还不一定能得到学术界的认可,杨易没什么兴趣,而且老教授不厌其烦的说这些干什么呀,不仅仅是学术讨论吧。

  “那一定很有意义!”杨易漫不经心的说着,老教授立即请求道:“小杨同志,你会修复文物是吧,所以我想请你把清理出的竹简全部复原。这是千秋万代的大事,希望你不要拒绝。”

  老教授的态度极为诚恳,杨易实在不忍心拒绝,可是修复这项工作极为耗时费力,自己家里还有一大堆东西等着复原呢,确实有些为难。

  况且自己还有直播的任务,真的不太愿意在这里耗费太多的时间。

  “老教授,这样吧。我离家在外的,肯定是不能久留,我可以先做一些演示,让大家一起学,修复竹简本来是个浩大的工程,人多了定然会大大缩短修复的周期,正好两全其美。”

  “太好了!要是如此,小杨同志你就是第一功臣!”

  杨易羞怯的摆了摆头,随后老教授就离开了。

  教授刚走没多长时间,钱莹韫提着一份餐盒,嬉皮笑脸的走了进来。“小杨同志,这是给你带回来的工作餐,赶紧趁热吃了吧。”

  杨易好奇道:“你怎么也叫我小杨同志了?”

  不说还好,一说钱莹韫立马捂着嘴巴笑了,觉得好玩的说道:“我和三哥一直在外面听呢,没想到你的知识居然这么渊博,完全不像是二十多岁的人。”

  杨易不屑道:“那你看我像多大的?”

  “恩~”钱莹韫若有所思的回答道:“像是活了一世的老专家,然后重生到了一位年轻人身上的样子。”

  “切,你小说看多了吧。”

  三哥插嘴道:“行啊,杨四,我一直以为我是大忽悠,没想到你更厉害,连老教授都忽悠的晕头转向的。什么这易那易,加上杨易并称好几易的,嘿嘿嘿嘿。”

  杨易没好气的说:“谁和你说我是在忽悠,我真的打算留下来修复一批腐坏的竹简。”

  说完,三哥忽然问道:“那谁结婚的时候,你打算怎么办?”

  “那是私事!怎么能和这个相提并论。”

  “嘿嘿,你拉倒吧,你就是不敢去罢了。”三哥依旧不讨好的说着,钱莹韫看杨易的心情不是很好,赶忙拉着三哥说:“三哥,咱们还是先出来吧,让他好好地吃口饭。”

  每当提起她,杨易心中总会泛起许多回忆。那时,还是在校园里的时候,没有任何的压力与负担,两个人彼此很是喜欢很是相爱,那时候的每一天都很快乐。可是毕业后,一切都变了。由于自己实在没有能力,终究还是没能留住她。

  她的婚礼既然如此在意的邀请我,说明她的心里也一直没有放下吧,可是杨易实在找不出支撑自己的理由去参加她的婚礼,所以,原谅我吧。

  随后,休息了一下午,杨易的身体好了些,就一个人走了出来。出来后,太阳渐已西沉,而考古现场依旧是忙碌不已。

  杨易找到了三哥以及钱莹韫后得知,清理出的竹简已经被带回了文物研究所,老教授已经回去等着杨易呢。

  “好吧,那咱们赶紧回去吧。”

  “等我哥一会儿过来接咱们吧。”

  钱莹韫的哥哥钱明华每天忙于生意上的事,而杨易等人在考古方面也确实是外行,不如就去研究所内,安心的修复文物更为恰当一些。

  不过,杨易更为关心的还是那个图案,或许老教授有能力解读那个图案也说不定呢!

  酷e匠y网e永w久免费^看小说0U   微信搜“酷匠好书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