忽然间,需要杨易去做的事情,如雨后春笋一般,一下子多了起来,令生活节奏原本很懈怠的杨易,多少觉得有些烦闷。等着钱明华送回来了之后,杨易一行着急忙慌的去往了N市考古研究所。

  此刻,在他的心里,有一件事极为重要,无论如何也要得到答案,因为这些问题的答案足矣解决杨易身上发生的所有谜团。

  “四哥,你今天是怎么了?无精打采,魂不守舍的,还在因为那事而犯愁呢?”三哥打问着,随后安慰着说:“要我说,咱们最近很快就能收到修复的那笔钱了,咱就打扮的利利整整的去了,怕啥?再说了,咱现在也不差钱,那帮人也不敢瞧不起咱两,咱就敞亮的过去能咋的。”

  说话的时候钱莹韫也在,瞬间搞得气氛很尴尬,杨易数落道:“你呀鼠目寸光,成天就知道个钱。我考虑的问题,算了,你也不懂。”

  三哥又是不理解,又是很委屈的苦着张脸,急躁的说着:“不是,我也不差啥呀,怎么说都不说就知道我不懂了?就算我不懂,那你和钱小姐说呗,你们文化高,能交流的了,这总行了吧。”

  钱莹韫看出杨易的心情有些消沉,便拦着三哥。“三哥,你别说了,他不说自有他不说的道理。”

  “什么道理······”三哥郁闷地嘟囔着。

  杨易顿了顿说道:“哦,对了,一会儿还得直播呢。你们就先回去直播着,不然停一天会影响人气的,研究所的事我一个人去就行了。”说着,一个人转身顺着台阶缓缓地走了进去。剩下三哥和钱莹韫在高高的台阶下面凌乱。

  杨易刚一进来,就有冯教授的学生在门口热情的迎接着,跑过来说:冯教授在三楼的实验室里等着呢,咱们赶紧过去吧。

  杨易嗯了一声,随着他的学生来到了教授所在的研究室内。一见到杨易,老教授像是见到了救世主一样,满眼放光,躬身相迎。杨易知道老教授行动不便,赶忙将老教授扶稳,搀扶在了凳子上。

  闲言少叙,杨易开门见山的说道:“修复竹简是一件很重大的工程,需要耗废的时间周期极长。我想了想,先和大家一起拟定一个计划,然后进行逐步实施。修复竹简的过程无外乎清洗、脱色、脱水和包装几个大致的过程。”

  “首先就是清洗,对了,那些竹简呢?”杨易问道。

  话音刚落,老教授立即吩咐两名学生将封存好的竹简拿了出来。杨易看了一眼,简牍腐烂的如同深褐色的粉条似的,上面黑黢黢的,还有泥渍腐霉之类的污物。而且还伴有一阵极其刺鼻的恶臭。(简牍就是我国古代书写用的竹简和木片,为未编成册之称。)

  杨易捏着鼻子,接过了助手递过来的医用口罩和一次性手套。

  “帮我提一桶的去离子水!由于泡水简牍极为脆弱,细微的水流都有可能将其破坏,所以要将其轻轻地放入水中,用狼毫毛笔轻轻地抚去泥垢。洗去泥垢留下文字。”杨易细致的讲解道,戴着口罩和手套,倒显得很是专业。

  身旁围了好多教授的学生还有助手们,手里都拿着笔记本,一笔一划的记录着杨易的现场讲解与操作步骤。谁都没有说话,专心认真的听着,看着!像是参加一场顶级的学术讲座一样。

  “接下来需要脱水,因为墨水的化学成分稳定,所以用化学试剂恢复简牍的本色,脱色完成后,需要在纯水中浸泡半年,在此期间,每个月都要进行换水。”

  “剩余的便是脱水,这项工作最复杂的,等浸泡完成后,我会继续过来为大家演示脱水的过程。”杨易一面说,一面已经将清洗、脱色的工作完成了。

  将简牍放入了水中之后,前期的准备工作就算是完成了。整个过程大家都秉着呼吸,而杨易的手法娴熟,几乎是一气呵成,像是从业多年的技术人员一样。当他讲解演示完成了之后,大家给予了一致的肯定并拍手称赞着。尤其是老教授,丝毫不吝夸赞之词,令杨易觉得有些夸大其词了。

  杨易此次前来主要的目的还有一个。在清洗完简牍后,杨易才向老教授说明:“冯教授,我想知道现场清理出来的青铜器也在此处吗?”

  “青铜器?你问这个做什么?”教授很是好奇的看着他。杨易态度坚定,表情漠然,看样子不像是一时兴起。

  杨易解释道:“今天我在青铜器的清理现场,出土了一件青铜器皿,令我很感兴趣。很想要了解一下,您看可以帮我联系着参观一下吗?”

  “原来是对青铜器情有独钟!哈哈。目前出土的青铜器都在这里呢,小王,你带他去瞧瞧吧。”老教授指着一位三十岁左右,戴着圆框眼镜的年轻男子,吩咐道。

  小王看起来不是很情愿,嘟囔着说:“这么晚了,他们早该下班了吧。”

  k)酷匠☆网=永Gl久免费看h$小说√`0?l

  “刘师傅那伙儿人可比咱们积极,不到坚持不下去的时候,肯定不舍得回去睡觉的。”

  说完,所有人都笑了,那位小王拍了拍脑袋,领着杨易来到了二楼的青铜器部门。果然,每间屋子里都有一两位师傅还在加班工作呢。随便敲门进了一间,小王小声介绍道:“张姐,这位是文物修复的小杨,他上午看到了一件出土的青铜器很感兴趣,现在方便看一下吗?”

  杨易补充道:“哦,您好,我想看一下那尊青铜簋!”

  说罢,张姐懵住了,疑惑的咋了眨眼,又思考着将眼珠子转了好几圈,依旧是一脸茫然的说道:“青铜簋~~最近清理的文物太多了,我也记不太清了。小王,你带他去刘师傅那里问问吧。他就在2A青铜组研究室中呢。”

  “好吧,谢谢张姐。”

  接下来,小王带着杨易来到了刘师傅那里,这间屋子里只有一位中年男子,在灯光下反复端看着一件青铜器物。房间里剩余的地方全被帘子蒙着,杨易敲门问道:“您是刘师傅吗?”

  “是我,有什么事吗?”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书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