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位穿着蓝色工装的中年男子,看上去很是和善的转过头来,看到门口的小王带着一个从未见过的年轻人过来,就问道:“你们有什么事儿吗?”

  杨易很是客气地说道:“您好,我今天看现场出土了一件青铜簋。我对此很感兴趣,不知能否参观一下?”

  “现场?”刘师傅打量道。

  估计是刘师傅在现场没注意到杨易,杨易解释道:“哦,我就是今天上午那个昏倒的,嘿嘿。”

  这么一说,刘师傅想起来了,恍然道:“哦~想必也是极为热衷于考古事业的年轻人吧,确实出土了一件青铜簋,就在我这儿放着呢。”

  小王顺便给刘师傅介绍道:“刘师傅,这位小杨可不简单,不仅帮助我们清理出了竹简,而且还能帮我们修复呢!”

  “是吗?你们先进来再说吧。”刘师傅忽然有了兴趣,招呼着两位在门口站了许久的年轻人进来。

  “刘师傅,我还有点工作要处理,先回去了。”小王说完,就急忙回去了。

  等小王走后,杨易探头探脑的走了进来,见到刘师傅后谦恭的行了个礼。刘师傅很随和,好奇的说道:“你会文物修复?”

  “恩。”

  他又问:“那青铜器呢?”

  杨易说道:“可以试试!不过我想先请教您一个问题。”

  刘师傅爽快的答道:“你说?”

  杨易缓了缓,在脑海里斟酌了很久,才缓缓说道:“问题就是关于青铜簋的。”

  “青铜簋?”

  “恩!如果方便的话,您可否先拿出来,我再详细的说明可以吗?”杨易腼腆的小声请求道。

  “这个·····倒也无妨。”说完,刘师傅缓缓过去,撩开了帘子。杨易也过去配合着。等待撩开帘子以后,里面是很多大大小小的储物柜,杨易帮撩着帘子,刘师傅打开了柜门,顿时,一件看似洇湿的黛绿色青铜簋出现在了杨易面前。杨易没多看,小心的弄着帘子,等刘师傅将青铜簋轻轻地放在桌子上的时候,杨易才松了口气。

  “小伙子,为什么你会对这个感兴趣?”刘师傅好奇地问道。

  “哦,是这样的。我对文物的研究不多,但是我今天看到了这件器皿上的图案后,我突然产生了很强烈的好奇心。”

  刘师傅眯着眼睛道:“只是因为图案是吗?”

  “额~对啊,我觉得这个图案好像很特殊的样子。”

  刘师傅对着图案也端详了片刻,边看边听着,听杨易说图案很特殊后,刘师傅示意道:“继续说。”

  杨易对此物关心,一来是源于自己家的青铜簠,二来是因为今天上午因为图案致炫,但是这两点都没法儿对刘师傅说,否则人家会以为自己是个捣蛋分子而撵出去的。于是信口瞎编着说道:“我看这幅图里面有异兽,有花纹装饰,过去从未见过与之相似的,所以我很感兴趣,怀疑这是不是某个我们历史上从未记载过的先民族群呢?”

  果然,这样方式说了以后,瞬间引起了刘师傅的好奇心,便更是认真的拿出了放大镜仔细端看揣摩。边看边赞同道:“确实是很罕见的图案,不过风格偏于楚风,这倒是与汉家起自楚地倒也不相悖。不过,光因为这个就怀疑有未知的先民倒也有些言过其实了。”

  刘师傅的回答令杨易多少有些失望,并不刘师傅说的不好,而是他也确实没见过同样的图案。那就糟了,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,寻找相似的线索就很难了。

  “您说的也对,或许是我太过于偏爱了,才想的有点多了吧。”杨易有些失望的说着。

  刘师傅安慰着说:“咱们文物工作者有想象力是一件很好的事情,很多历史谜团都是源自大胆的假设与猜想的,你只见过这幅图案一面,就能得出这样的假象,倒也是很不简单那!”

  杨易心想:这刘师傅估计是给不了自己答案了,于是转而说道:“刘师傅,我真的觉得这个图案很有魅力,可不可以拍一张照片作为留念呢?”

  “可以,但是别开闪光灯!”给文物照相不可以打开闪光灯,这是常识。普通可见光波长400-700纳米之间,而低于400纳米的光会对一些文物造成伤害。当然,青铜器显然没有那么脆弱,看得出这是刘师傅常年从业留下的习惯罢了。

  杨易仔细的找了三个角度拍下了这幅图案,杨易心想,自己是做直播的,到时候可以请教直播间的老铁们,说不定民间会有什么不一样的说法呢。

  说起直播,杨易看着时间也不早了,也想赶紧回去看看,就在拍完照片以后对刘师傅说道:“谢谢您了刘师傅,这次就是为了这个图案而来,既然满足了我这个心愿,那我就先回去了。”

  说完,和刘师傅将青铜簋整理规放完毕,就打算要离开。正当要走的时候,忽然有个差不多三十多岁的女子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,惊慌的说道:“刘师傅,您先出来一下,发生大事了!”

  杨易与刘师傅就很惊愕,连忙问道:“怎么了,先慢慢说。”

  VL酷匠网|正版H_首发{0

  “研究院的正门,怎么也打不开了,而且都没有锁,但是不知道哪卡住了或是锈住了,总之就是打不开,让小王试了试,他也说弄不开。”

  “没锁,门却打不开了?”刘师傅狐疑着。

  “还有啊,我寻思联系外面的人给我们推一下。但是手机的信号也被屏蔽了,问了好几个同事,都是一样的,所以我感觉不对,赶紧过来问问您。”

  杨易说:“那窗户呢?”

  “我让李哥去试了,还没回来呢。”

  就在此时,楼道里传来了一位男子慌张的呼喊声:“不好了,闹鬼了!窗户也打不开了,肯定是咱们挖了什么不该挖的东西了,被墓主人找上门了!”说话的正是所谓的李哥。刘师傅立即呵斥道:“你给我闭嘴!一切都有其科学原因,切不可胡乱造谣!”

  杨易这个时候也掏出了手机看了一眼,确实一点信号都没有,而且任何社交软件都已经使用不了了。

  该不会是真闹鬼了吧~~~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书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