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当此时,刘师傅拍着杨易的肩膀说道:“真是叹为观止啊,真是让我们觉得汗颜呐。”

  “刘师傅,我不过碰巧了解一些这个方面的技巧,没什么的。”杨易谦虚的说道。

  刘师傅顿了顿道:“只可惜仅仅除个锈迹····要是能将残破的青铜器也复原了那该多好哇。”

  “这个也可以的!”杨易立即说道。

  “那商代大鼎,铜车马之类的你能做到吗?”刘师傅问道。

  杨易想了想:这两件都有复原的实例,如四羊方尊,当年被日军炸成了二十多块,经过两次修复才有了现在这个完整的样子,再有就是秦始皇兵马俑出土的铜车马,出土时已经碎成三千多块,但是经过八年的精心修复,才有了现在威严尊贵的铜车马。

  修复应该是不成问题,只是所需耗费的时间恐怕很长。不过杨易没有丝毫犹豫,一口答应了下来。因为这是我们民族的瑰宝,如果能为其修复贡献一点力量的话,是一件很有使命感的事情,杨易断然不会拒绝。

  刘师傅闻言喜出望外,恨不得将杨易高高捧起。刘师傅安顿道:“太好了,那你明天上午来趟现场,我带你看看现场的实际情况。”

  “哦!”杨易答应着。

  最后,杨易跟着陈院士、刘师傅以及冯教授等人,等着最后离开了研究所。路上,陈院士问道:“小杨是吧,不知道你是什么学历,现在有固定的工作了吗?”

  杨易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我····其实我是大专生,而且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。”

  “大专?~~”说完,几位学者专家都很惊异,没想到如此优秀的少年既不是名牌大学的毕业生,甚至都不是本科以上的学历。

  “不过学历只是一个参照,你愿意来我们N市考古研究所工作吗?”陈院士很是亲善的说着,冯教授也立即附和着说:“小杨同志,看来组织上对你网开一面,你可要感谢感谢陈院士啦。”

  然而杨易的回答令所有人都意想不到。“谢谢各位领导的抬爱。不过,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生活态度与生活方式,所以不能胜任这份工作。不过呢,如果这里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话,我一定随叫随到!”

  在场的所有人都哑然了,冯教授很是不理解的说着:“这可是多少人挤破了脑袋都进不来的地方,你怎么·····”

  陈院士立即打住,他心里很明白这个年轻人的想法,于是说:“年轻人自有年轻人的想法,我们也不强求了。不过我有话在这儿,你随时可以改变主意,我们都会欢迎你的。”

  “谢谢!”出来的时候看了一眼时间,已经是十二点以后了,陈院士将杨易送到了宾馆前,聊了几句便离开了。

  杨易回来,敲了敲自己的房间门,等了好半天,三哥才迷迷瞪瞪穿了个平头小裤衩子,过来开门,见到杨易惊讶的说道:“我靠,你咋回来了?”

  “怎么了?”杨易好奇的问道。

  “还以为你生气了呢,电话都关机了。”

  由于刚才在大楼里所以信号都被屏蔽了,所以三哥误会了。杨易没理会这些,赶忙问道:“今晚的直播怎么样了?”

  三哥说:“嗨,一开始还不错。后来有人骂我挂羊头卖狗肉,接着就是一群人跟着刷屏,我脾气也不好,和他们骂了一晚上。”

  听完他说的,杨易差点没骂出来,憋了一口气训斥道:“你呀,真的是没法儿说。”

  “怎么了?”三哥不以为然的说道。

  杨易气的说着:“咱们以后还指着直播生活呢,你怎么?”

  三哥一副没关系,不打紧的态度,甩手道:“嗨!那能挣几个,都不如给有钱人修件文物挣的多呢。”

  “鼠目寸光。”杨易骂了一声,缓缓地走了进来。

  进门后,三哥又是给倒水,又是给吹空调的,乐乐呵呵的说着:“告诉你个好消息,钱已经到账了!!嘿嘿嘿嘿!”三哥惊喜的那个样,一副暴发户的嘴脸,精神畅快的说道:“要不是钱到账了,我踏马早睡去了。嘿嘿。”

  杨易无奈道:“算了,不和你计较了,这钱就算你的了,但是明天你必须得给观众们道歉。”

  “我···”三哥看在钱的面子上勉强同意了,不过,三哥是个重视兄弟情的人,这钱万万不会私吞,答应杨易道:“行吧!不过这钱我也不能独吞。”

  “三哥你别说了,我知道你够仗义,这些钱你先留着,我回头要是真的缺钱了,我在和你要行了不?”杨易不愿意以这样的方式挣钱,便这样说道,转而又问:“对了,钱莹韫后来回去了?”

  三哥很不正经的说着:“我说和我玩会儿直播吧,人家估计是怕我,赶紧就回去了。”

  “这就对了!”杨易毫不客气的说着,同时心里感到很安慰。

  三哥问:“领导,咱下一步该干啥呀?”

  “接下来的几天,我要忙一段时间,一尊青铜器,几辆青铜马都需要我修复呢。”

  三哥说:“得,不用问,又是义务劳动是吧。”

  h酷#匠。!网唯Ge一l正:版?,j其Z他q,都'?是盗:☆版0@

  “行了,先休息吧!”杨易躺在床上,望着天花板,总想起今晚的那一幕,看了眼手机照片,那个神秘图案犹如一道心结,将杨易缠绕。

  越看越觉得神秘,索性杨易将自己所有的头像都换成了这个神秘图案后,这才安心,沉沉的睡去了。

  等到了第二天,三哥和杨易一起前往了考古现场。在刘师傅负责的C区,发现了一处陪葬坑,陪葬的夯土坑里,有很多几乎碎成黄土的青铜车马。想到要将这一片一片的碎片拼起来时,就令人不由得头疼。不仅这样,单说清理挖掘也是个很复杂很考验耐心的事。杨易见到了刘师傅,商量道:“清理的过程多照些照片,最好是将清理出来的碎片一比一的还原在研究所里,这样方便我后期的修复。”

  “没问题的,这些都好办。”刘师傅爽快道。

  “还有啊,刘师傅,我们不能在这里久待,所以现场清理我们就不看了,您不是说还有尊青铜器碎成好几块了吗,咱们先回去看看内个吧。”

  “好!”

  正当此时,杨易的铃声忽然响了起来~~“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~~~”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书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